006小说网 www.hzyx006.com

宋初语(宋初语康睿)宋初语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宋初语康睿全本免费在线阅读

你喜欢看小说吗?一定不要错过兔紫月上的一本新书《重生后,她和阴鸷大佬共谋天下》,主角是宋初语康睿。主要讲述了:她重生了,重生在她那位未婚夫高中状元之时; 这一世,她是风华绝代的尊贵郡主,但绝不会再被渣男贱女们所迷惑,干脆虐渣斗极品,独自美丽! 直到他的出现,她沉寂的心才泛起阵阵涟漪——唯愿与你携手,共谋天下!…

《宋初语》精彩章节试读

重生后,宋初语再次听到了锣鼓齐鸣的喧闹声。

她知道。

是住在敬客楼柴房的落魄学子康睿,中了状元。

现在人人可欺的寒门之子,将来权倾天下的权臣。

只是这一世,都和她无关了。

她不会再嫁给他,亦不慕他将来的荣华。

……

敬客楼雅间内。

十六岁的宋初语静静地垂下头,少女的脸上,没有一丝对热闹的好奇。

上辈子,也是这一天,她与小姐妹玩累了,在敬客楼雅间等家人来接,楼下突然一片喧闹,她好奇的探头往外看。

便见到了青竹如玉的康睿。

他被人群拥簇着出来,竹简里对男子所有的描写都有了雏形。

眼高于顶的掌柜亲自包了银子,客气的赠送给年轻人,让他打赏旁人。

康睿礼貌的婉拒,他的脸上没有乍然得势的欢喜,也没有寒窗二十年的悲苦。

他站在人群中,像初入繁华便拥有了沉稳的睿智和处变不惊的从容。

也是那时,惊鸿一瞥,遥遥一幕,落入她心中,生根发芽。

后来春日宴上,太后姑姑问‘你可愿意?’。

她含羞点头。

不久后,十里红妆、良田万顷,嫁给如意郎君。

上京城人人嘲笑她身为太后亲侄、安国公府嫡女,却嫁给寒门之子,自甘堕落。

她却觉得康睿人中龙凤,值得如此。更何况,难得一心人。

事实证明,她眼光很好。

康睿从七品翰林,做到二品大员,功绩赫赫,打了所有人的脸。

这时候,众人说她有眼光,会识人,不单相公有本事,还对她疼爱有加,昔日的小伙伴只悔当初慧眼识珠的不是他们。

宋初语不屑冷笑。

多大的脸,敢这样想,朝中势力诡谲,多少人诋毁康睿靠岳家起家仕途也曾百般艰难。

宋初语不否认康睿有父亲的扶持少走了很多弯路,但更相信康睿的努力。

十多年来,他笔耕不辍,事事勤勉,从不懈怠,每一份荣耀都是他应得的。即便没有她,假以时日,康睿一样能功成名就。

康睿最让她感动的是,安国公府出事时,他不顾所有人劝他明哲保身的建议,毅然帮她捞出她好赌成性的大哥,救过她私自调兵的二哥。

即便从耿直的忠臣,成了包庇妻兄的奸佞,也毫不动摇的站在她身边。

这也是上京城女子咬碎了手帕,嫉妒她的根源——不离不弃。

宋初语也那么以为。

如果不是发生那件事,她也觉得自己婚姻幸福,此生无悔。

可她偏偏知道了。

她敬若母亲的长嫂,住在后院的长辈,竟然是康睿以前的妻子。

她倾尽关系请来的名师,当大儒培养的侄子,竟然是康睿的亲儿子。

呵呵!

好一出大戏。

如今,那个女人的孩子中了举人,康睿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秦莲秀觉得有底气跟她闹了,事情可以抖出来了是吗!

秦莲秀跪在康睿身后,凄婉的看着宋初语,声音瑟瑟发抖:“瞒着妹妹,是为了妹妹好,妹妹何须发这么大脾气,老爷对你的心,你难道不知道吗,我已经退了一步了,妹妹再这样跟老爷闹,对得起老爷跟你这么多年的感情吗!”

哈,她怎么从没发现秦莲秀如此能说会道,且有一张娇媚无比的脸!

把倒打一耙说的理直气壮,明明她婚前问过康睿,可有喜欢的人,他说没有。

现在什么意思,她还要感恩戴德,谢谢她相让了?!

她以最高规格供养的是嫂子,不是贱人!

亏她当年看她可怜,怕逃荒而来的长嫂被人看不起,给她请教习姑姑,怕她不熟悉上京规矩,让她住在郡主府。

养了个贱人!

“妹妹!你太过分了!怎可出言伤人!老爷何曾负过您,思贤何曾没叫过你婶娘,您出身高贵,贵不可欺,当初老爷怎敢不从,如今你是康家主母,人人敬重,就连你儿子不争气,老爷也想牺牲我儿子的前程为你儿子铺路,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,非要闹的人尽皆知才甘心!你对得起老爷吗!”

宋初语快笑了。

谁闹了!

还有——

她儿子不争气!?

她儿子是康睿长子,安国公府外甥,就是个废物,上京城所有官职也任由他挑!用的着她儿子铺路!

“老爷,我心口痛,你们夫妻间的事,自己解决吧。”秦莲秀扶风弱柳的走了。

宋初语险些气晕过去,她从来不知,这女人如此弱不禁风。

可,宋初语又清楚的明白,秦莲秀为什么敢‘忍气吞声’二十年后,‘不小心’把事实泄露出来。

因为康睿对她有恩、康睿救过她大哥、二哥,她父母、姑姑早已先去多年。

她有天大的不愿意,也不能把这件事闹开,否则就是她忘恩负义、贻笑大方!

只是她安国郡主,怎么咽的下这口气!

她没有立场跟康睿闹,跟自家不争气的兄长闹总行了吧。

保不住安国公府的招牌,干脆过继她儿子,让她儿子继承安国公府。

嫂子不同意怎么办?

不同意就滚!拿她换来的前程,有什么资格跟她说不!

她在娘家发泄怒火,大哥、二哥却找人绑了她,警告她说,他们找康睿办事,是给了康睿银子的!是公平交易。

如果不是看在康睿如今的权势上,她未必能踏入安国公府一步!再有下次,别怪他们不客气!

她不敢置信的质问康睿。

可康睿早已不是当初的康睿,不怒自威,目光摄人:“安安,一把年纪了,别闹了。”

这是‘闹’!

康睿以为她在闹,也是,现在的他,确实觉得这些是小打小闹。

宋初语哭了。

拒绝康睿再进她的院子。

‘长嫂’期期艾艾的来找她:“妹妹命真好,哭一哭,闹一闹,老爷连我新得的丫鬟都不看了,只惦记着妹妹高不高兴,妹妹该多体恤夫君才是。”

“出去!”

秦莲秀毫不畏惧,她儿子中举,相公有权,会怕一个拔了牙的郡主:“好,好,我出去,脾气怎么还这么大,以前你可最听我的,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,郡主忘了?”

“滚!”那是耻辱。

秦莲秀甩袖就走!

宋初语倒在榻上,目光空洞,几乎想不起,秦莲秀刚到上京时,低头哈腰,讨好她的样子。

她真是把她养的太好了。

……

宋初语病了。

御医说是心病。

听起来很矫情的病症,她却真病的无法起身,甚至没力气主持儿子的弱冠礼。

儿子以为她装病跟康睿生气,劝她不要让父亲为难,很多事不告诉她是为了她好。

宋初语看着儿子。

大哥、二哥让她识相点,说是为了她好,秦莲秀说,不告诉她婚事也是为了她好!

都是为她好。

宋初语突然不知道,什么是不好。

……

宋初语跟康睿提出和离,说,她不稀罕康夫人的位置。

康睿让她别使性子,将她关在院子里,夜夜留宿,她挣扎,他只当她闹脾气!

她想让大哥二哥去坐牢,哪怕全族流放,也死个痛快。

大哥却觉得她疯了,说这样的胡话!

她倒是想疯。

可女儿的婚事迫在眉睫。

长子的前程近在眼前。

她能怎么办!

……

深冬的大雪覆盖了上京的街道。

人到暮年的宋初语披着裘衣,站在长廊下,心中明白,康睿才是真理,她的想法无关痛痒。

如果她还想给自己的孩子留最后一点体面,她还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可笑。

她就该安安分分,讨好康睿,保住她宰相夫人位置。

可,她怎么甘心!

这样的日子她宁愿不过!

待最小的女儿成婚后。

宋初语以思念姑姑为名,削发为尼,常伴青灯为国祈福。

这是她不让自己发疯、不让儿女沦为上京笑话的唯一的路。

……

每逢修沐,康睿都会上山看她。

她不见。

他就等在外面,陪她说话,仿佛年少时,他哄她的每一个夜晚。然后枯坐一夜,留下满墙思念的诗句,蹒跚离开。

宋初语冷冷的站在山道上。

这些诗句,除了感动上京小姑娘,她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。

2.

敬客楼,雅间内。

宋初语不好奇,有人好奇。

坐在她旁边的两位贵女打开窗,好奇的探出头:“好像有人高中了?”

“竟然中了状元!”

“郡主,你快看啊。”

宋初语慢慢捡起掉落在脚边的手帕,悠悠然放在膝上。

外面已经锣鼓震天、闹成一片。

“恭喜掌柜的慧眼如炬!”

“敬客楼要改成状元楼了!”

掌柜的笑的格外畅快:“当初我看康学子便卓尔不凡,有一种文曲星的贵气,果然中了!”

上京城沉寂六年后,第一场科举考试的状元,怎么不值得恭喜。

康睿站在人群中,克制不失节气的回礼,端方沉稳。

兵部尚书之女江筝,不自觉的抓住宋初语的手:“郡主,状元郎长的真好看。”

宋初语笑着给自己斟杯茶:“好看就好。”他当然好看,未曾被岁月染色的年岁,才能与孤傲并重,也曾迷过她的眼。

江筝嗔她一眼:“郡主都没看就敷衍我。”又巴巴看向窗外,突然惊呼一声:“啊!小心。”

来了。

刘雅风同时惊呼出声,继而,松口气,举止雍容大方:“幸好没事。”

江筝惊疑不定,转过头,拍拍胸口:“好惊险,要不是状元郎小女孩就危险了,状元郎人真好,就差一点,小孩就受伤了。”

刘雅风羞涩的点点头:“是啊,状元人很好。”

宋初语笑笑,她们把事情想简单了。

从捷报传来那一刻,他的仕途就开始了。

他今日的所作所为,即便一开始是无心之举,后来将小姑娘交到她父母手里,更多的是为前程考虑。上京城的门客派系、繁杂万千,考察品性的不在少数。

“状元郎看着年岁似乎不大?”刘雅风声音很小。

宋初语的视线从她身上略过,又漫不经心的移开。

刘雅风脸颊通红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江筝没心没肺的点头:“我看着年龄也不大,郡主,我听到他们说状元郎叫康睿,我哥哥好像买过他一幅画,郡主,你说——我哥哥是不是很有眼光?”说完,意有所指的眨眨眼。

宋初语仿佛没看懂她的意思,她不可能和江家联姻:“是,最有眼光。”

“我家好像也有一副……”刘雅风声音更小了。

宋初语将斟好的茶推到刘姐姐面前,情窦初开,多么熟悉,只是明年初,秦莲秀就会带着孩子找过来。

宋初语可不觉得对方是省油的灯,刘姐姐未必是她的对手。

不过,也许自己杞人忧天也说不定,这次没有自己‘逼婚’,秦莲秀或许根本不用委屈自己。

庄嬷嬷掀开帘子,看到郡主松口气:“奴婢见过郡主,见过两位小姐,郡主,府里的马车到了。”

宋初语起身。

丫头、仆妇立即收拾郡主的东西。

宋初语缓缓颔首:“我先走一步。”

所有人起身:“恭送郡主。”

……

敬客楼外停了一行华丽的马车。

御林军开路,所有闲杂人等禁行,压迫感十足。

最中间的华丽马车上缀着安国公府的标致,四匹脚踏白雪的棕色骏马并驾齐驱,单是一匹拎出来,已是上京六品官员一年的俸禄,更何况有四匹同列。

庄嬷嬷恭敬的掀开车帘:“郡主,可是要回府。”

“去长亭街。”

“是。”

车架缓缓驶离,行人才渐渐又行到中间。

……

脏乱的城西区,林清远压住涌到胸口的腥甜,将人高马大的男人按进粪坑里,嘴角轻蔑上扬:“清醒了!”

屠户奋力挣扎:“唔,唔……”

妇人打扮的少女怔怔的看到这一幕,脸上的淤青触目惊心:“林哥哥…… ”她没想到,时隔多年,她能再见到他,不远万里救她与水火,如果当初……

“要活的还是死的。”林清远仿佛在说事不关己的话,消瘦的手掌紧紧压着男人的脖子,随时能折断。

大汉挣扎的更加用力。

少女软软的倒在地上:“但凭……林哥哥做主。”

咔嚓!

惨叫声戛然而止。

……

林清远知道自己是臭水沟的老鼠,却有点不认命的执拗。

小时候,别人掏粪,他钻学堂狗洞。

别人耕地,他在沙子里写字。

人人笑他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,他也笑自己贱命一条却想逆天。

可他不敢停下来,下毒、暗杀,想他死的人太多,他要带着母亲走出来,就不能停下来!

林清远转着手里的折扇,身形修长,身体却没个正行的靠在博古架上。

一身粗布短衫,一看就买不起这里的东西,语气却丝毫不见窘迫:“这把折扇也太贵了,你便宜点卖给我,当结一个善缘。”

跟你结什么善缘!掌柜的被吵的头疼:“五百文,一文不能少。”这年轻人,每天都来,雷打不动,他文房楼就没卖过这么便宜的东西,若不是年轻人看起来不像脑子有问题,早打出去了。

林清远陪着笑:“这样,三百八十文,我二话不说,直接拿走。”

“你直接把我拿走得了!走,走,别捣乱!”

女子的声音缓缓响起:“掌柜的,三百八十文给他吧。”

林清远回头,透过博古架的缝隙,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女子,一袭雪云纱的长裙,襦裙上金线环绕,走动间熠熠生辉,手腕上的掐丝手镯雕刻精美,巧夺天工。

粉白的脸颊如上好凝脂白玉,眼睛比明月耳裆还要好看。

林清远愣了一下,满室的珍宝成精,都衬不起她一丝容貌。

林清远移开目光。

掌柜的早已恭敬的上前:“小的见过安国郡主,安国郡主福寿康泽,平——”

“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?”

“回郡主 ,好了好了,郡主楼上请。”

宋初语上楼,自始至终没往少年站的地方看一眼。

林清远脸上的笑容已经收起,手里的折扇放回博古架上,神色悠悠,他虽不觉得自己多出众,可也没有透明到不值得多看一眼。

继续阅读

相关推荐

书友评论

    没有数据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