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6小说网 www.hzyx006.com

一个动画片宋小鹿是小鹿(宋小鹿)一个动画片宋小鹿是小鹿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宋小鹿全本免费在线阅读

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半只耳写的《霸总变心当天,拉着我领了离婚证》,主角是宋小鹿。主要讲述了:被强制送往国外当日,沈风华倒在血泊中,想起了自己的真实身份。 她是京城沈家的千金,却遭人陷害痴傻毁容,成为a市战氏总裁的冲喜新娘。 本想恩怨抵消从此不相往来,谁想到,自她回国开始,前夫骤然闯入她的世界,无处不在。 两人针锋相对,她的马甲一张张被揭开,最后他竟然说认输了,非她不可。 沈风华笑了:“战先生,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宋小鹿吗?”…

《一个动画片主角是小鹿》精彩章节试读

点击阅读全文

“战夫人,请在这个位置签上您的名字,战先生那边还等着回信。”

战家老宅。

战老爷子的葬礼刚刚结束,屋内的白幡与挽联尚未收敛走,仍旧彰显着一股灰败的气息。

楼上书房,穿着黑色西装的律师,朝面前的女人递出一份离婚协议。

女人抬起布满青斑的小脸,无措揪着孝服的衣摆:“写了名字,阿嚣就肯见我吗?”

“会的。”律师安抚的目光中,带着丝丝同情。

三年前,战家三爷战尘嚣中毒无药可医,战老爷子死马当活马医,决定采用冲喜一法,他们在收容站找到了这位合乎八字的战夫人。

她心智不全,不记得自己姓名来自何处,一张脸也毁的彻底,偏偏有一双如同小鹿般透彻的眼眸。

战老爷子拍板替她取了名字——宋小鹿,结婚的第二日,战尘嚣就睁开了眼睛。

从此,她就成了战夫人。

现如今老爷子不在了,战家,也就没了她容身之所。

小傻子一笔一划签下自己的名字,眸中满是眷恋:“小鹿写好了,阿嚣在哪里,要见阿嚣。”

“宋小姐,先生在国外等您,司机会送您过去的。”

宋小鹿懵懵懂懂下楼,耳畔,是战家表小姐付慧玲的冷嘲热讽:“可算是赶走了,亏得我哥忍到现在,恶心透顶。”

“阿嚣没有赶我走!”宋小鹿怯生生反驳,“他让我去见他的。”

“闭嘴!”付慧玲眸光如刀,“当初如果不是老爷子压着,你以为你还能留到今天?现在老爷子不在了,我哥的白月光青青姐也回国了,而你,就该滚的远远的!”

“宋小姐,你该出发了。”律师于心不忍打断这场对话。

宋小鹿挣扎想问个究竟,却被保镖毫不客气的打晕过去。

等到再睁开眼睛,她躺在车后座,正被保镖狠狠扼住咽喉!

“放开我,放开……”

她用力挣扎,却根本无法挣脱。

“宋小姐,不好意思了,先生说了,你活着就会碍她的眼,享受这么多年的荣华富贵,你也是时候上路了。”保镖近乎面目狰狞。

宋小鹿愣住了。

付慧玲说的是真的,阿嚣真的容不下她!

她做错了什么?

“阿嚣,阿嚣……”宋小鹿拼命挣扎,眼泪大滴滑落,她要死了……

忽然,一辆油罐横冲直撞过来,轿车躲闪不及,狠狠栽下山崖!

宋小鹿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……

一个月后。

a市,国际机场出口处。

两男一女推着行李箱缓步走出,霎时间吸引全场注意。

两名男士是双胞胎,容貌别无二致,一人银白眼镜身着白色西装,斯文俊雅;一人身着粉色衬衫,风流不羁。

而那中间的女人,容貌惊艳绝伦,大波浪长发披散身后,一颦一笑荡人心魂。

“宝贝儿,你这才回来一个月,咱家又不是穷的揭不开锅,让你忙着出去找工作,要不来哥这里做助理?”沈朝不死心询问。

一旁沈暮推了推眼镜:“我的律所也缺人,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沈风华低笑一声,无奈求饶:“三哥四哥,真的没必要,我有自己的打算。”

一个月前,车子坠下山崖,她在撞击中不但留了条命,更是恢复了从前的记忆。

她是沈家五小姐沈风华,因遭人陷害才会流落收容站,被战老爷子所救。

三年相处,是条狗都能养熟,战尘嚣再怎么嫌弃她,也不该出手害她,幸好她在最后关头打通了哥哥们的电话……

罢了,就当是还了老爷子的恩情,从此以后,他们再无瓜葛!

那日在车祸里,沈风华伤的并不重,回去后解了毒,修养了一个月伤就好的差不多了。

父亲和四个哥哥对她小心翼翼,不敢轻易询问她经历了什么,沈风华在家如坐针毡。

市医院院长周培广是她同门师兄,所以一接到邀请,她就回来了。

好在现在她的容貌和从前天差地别,也不怕被之前的熟人认出。

刚出机场,沈风华电话铃声忽然响起,是周院长。

“沈医生,可能要麻烦您尽快入职了,医院收治了一位十分罕见的心衰病人,我们所有的治疗方式都毫无效果,现在就只能寄希望于你了。”

“周院长放心,我今天下午就过去。”

接完电话,沈风华笑眯眯接过自己的行李:“你们也看见了,我很忙的,接下来的事我自己会处理,等我休息去找哥哥们玩儿。”

两兄弟对视一眼,他们自是知道,自家这个妹妹从小就有主见,尤其是这次回来,不管怎么问,她都不肯将这三年经历叙述,甚至不许他们去调查。

“照顾好自己,有事给我们打电话。”

两人没有拒绝,双方分道扬镳。

沈风华将行李送去买下的公寓,正要赶去医院,前方忽然一阵骚动,只见一群人乌泱泱的围在她前进方向,隐隐有谩骂声传来。

陆晚晚色厉内荏对着电话那头谩骂:

“这都多长时间了,救护车怎么还没来,我姐姐要是出了什么事儿,你们要负全责!”

冷汗浸透全身,她刚刚试探过,陆青青已经没了呼吸。

是她缠着陆青青出来的,如果她真死了,那可就全完了……

沈风华挤进人群一看,只见一个戴着帽子的女孩正在打电话跟救护车争执,地上躺着一个二十来岁的白裙女人,脸色惨白昏迷不醒,眼见呼吸愈发微弱。

急性心衰!

来不及思考,医生治病救人的本能,让她下意识抽出银针,快速扎在白裙女人穴位上。

“你干什么!”陆晚晚一错神的功夫,就见自家姐姐快被扎成筛子了,顾不上吵架,她三两步上前,就要推开沈风华。

沈风华猝不及防,往后踉跄两步,好脾气解释:“我在救她。”

“你拿着一堆针乱扎就叫医术了?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姐?”

沈风华不愿与她过多纠缠,转身正要离开。

陆晚晚脑中灵光一闪,对了,可以把责任推到她身上!

她劈手去抓她头发:“你害了人还想跑,贱人你给我站住!”

“啪!”沈风华狠狠打掉她的手,目光锐利如刀,“请你把嘴放干净点。”

“大家快过来看,这个疯女人把我姐姐给扎死了,千万别让她跑了。”陆晚晚放声大喊。

周围人私语声纷纷传来,将出口围的水泄不通。

沈风华眸色冰冷:“她什么时候死了?你自己回头看看。”

“我才不……”

“晚晚……”虚弱的声音忽然传来。

陆晚晚汗毛耸立,一回头,却见已经失去呼吸的陆青青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“姐!”

伴随着救护车声音响起,沈风华悄然离开,深藏功与名。

她没想到的是,与战尘嚣的重逢会来的这么快!

2.

沈风华甫一入职,直接上任心血管内科主任,再加上周院长对其关照态度,一时间流言四起,不是骂她走后门,就是讽她与周院长不清不楚。

这起流言直至沈风华换心换肺手术同时进行,挽救一位双胎孕妇性命后,彻底消失不见,并收获迷弟迷妹无数。

期间除了那位心衰病人的家属跑到她面前大闹一通,气的她主动请辞后,其他的还算舒心。

一场抢救刚刚结束,沈风华正欲回家,忽然遇上一个不速之客。

“沈小姐,我家爷想和您见一面,车就在外面。”

沈风华冷冷看了一眼,不远处的奔驰,笑意不达眼底:“请人见面前不该先自报家门?我若是不同意又怎样?”

“是我手下唐突,沈小姐,幸会。”

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冷沉声音忽然响起,男人缓步走近,他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,五官深邃立体,容貌俊美非凡,一双鹰眸静如深渊,让人望而生畏。

沈风华眸光微冷。

是他,战尘嚣!

他认出她了?

她的容貌早就和从前天差地别,不可能暴露啊……

男人眸光凝在她那双透彻的眼眸上,微一愣神。

这双眼睛……

不,那个女人现在已经在国外庄园,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。

战尘嚣目光沉了沉,淡声开口:“沈小姐,我在米其林订了位置,可否赏脸一会?”

“不能。”沈风华勾勾唇角,“我今天累了一天,只想回家早点休息。”

这算哪门子的事儿?一个月前他才对她痛下杀手,一个月后他舔着脸连请她吃饭,谁知道有没有毒。

此言一出,跟沈风华一起出门的医生都惊着了。

“风华,这可是战先生。”一侧同事低声提醒。

a市战家手眼通天,富可敌国,战尘嚣更是年纪轻轻就登上福布斯排行榜,她不怕惹事啊?

沈风华充耳不闻,一双漂亮的眼睛毫不避讳与男人对视:“战先生还有事吗,没事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沈小姐……”

王晨正要阻拦,却被战尘嚣眼神喝止,一群人只能看着她大大方方出门离开。

回到车上,王晨忍不住出言提醒:“爷,就这么让她走了,青青小姐的病……”

“是陆晚晚做的蠢事。”

战尘嚣目光微冷,他拿到的资料,沈风华本该是陆青青的主治医生,陆晚晚那个蠢货却跑去耍性子,才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。

若不是为了……

男人手指抵住薄唇:“一次不通,就再来几次,直到她点头为止。”

“是!”

……

医院,医生办公室。

“沈医生在吗,这是您的外卖,请慢用。”

沈风华看着桌上跟宝塔似的精致雕花食盒,额头痛的厉害。

“沈医生,这都快半个月了,子归阁的外卖就没断过,那位战先生不会是要追你吧。”一侧同事看着眼馋。

子归阁是a市顶级餐厅之一,价格昂贵,限量供应,战先生这也太有诚意了。

沈风华眉头皱的更厉害,只觉风评被害。

更何况,子归阁在她二哥沈嵘旗下,再这样下去,只怕家里那群人都要被惊动了!

做完最后一台手术,沈风华准备回家。

然而没走几步,那辆熟悉的奔驰车再度出现在眼前。

她眼眸暗了暗,径直上前叩响车窗。

随着防弹玻璃下降,男人那张俊美冷冽的脸缓缓出现:“沈小姐。”

“战先生,你想要什么不妨直说,别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。”沈风华神色淡淡,不留情面。

男人眼底滑过一抹异样,他有这么讨人嫌吗?

战尘嚣也不是拐弯抹角的人,直接下车站到她面前:“我想请沈小姐帮忙替一个人做手术。”

沈风华有些意外:“以战家的权势地位,什么样的神医找不着,我就是一个小医生,可不敢担此重任。”

“神医华风是小医生,天底下还有神医吗?”男人一双眼眸锐利如刀,直戳人内心深处。

沈风华眼眸微眯。

她这身马甲消失了整整三年,才刚出场就被抓包,该夸赞一句不愧是战尘嚣吗?

既然已经揭穿,她也就摊牌了:“战先生想让我救谁?”

男人沉默了一瞬,兀自递上一份病例单,沈风华低头一看,翻开的第一页,赫然是一张她曾见过的,熟悉又陌生的面容。

陆青青,女,25岁,急性心力衰竭。

陆青青……

战尘嚣的白月光原来是她!

一瞬间,沈风华怒火涌上脑门。

且不说是陆家姐妹瞧不起她年轻,制造谣言冷嘲热讽逼她退出陆青青的治疗组,单是战尘嚣为了这个女人派人杀她,她没迁怒去捅陆青青几刀就算不错了,还让她舔着脸去救人,她看上去这么像冤大头吗?

沈风华笑意不达眼底,“您竟然查到了我的身份,自然知道我三不救。”

自作孽不救,作奸犯科者不救,看不顺眼者不救。

战尘嚣以为她还在记恨陆晚晚做的事,不慌不忙:“沈小姐,只要你愿意相救,只要我力所能及,条件任你开。”

“要你的命你也给吗?”

男人眸光微动,他在思考这个女人话里的真实性。

“开个玩笑,战先生不必当真。”沈风华眼神淡淡。

她心里清楚,现在若是直接拒绝,以战尘嚣的性子,不磨到陆青青升天是不会放弃的。

只是这人再闹下去,只怕她家里都要知道之前的事了。

沈风华当机立断:“想让我救人不是不行,我有三个条件。”

男人眉头皱了皱,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贪心,饶是如此,还是忍着不满开口:“说。”

“第一个条件,这是我需要的一些药材,麻烦战先生准备齐全。”

沈风华拿出纸笔唰唰列清单,直接塞到男人手中。

战尘嚣扫了一眼,眉头微拧,这些东西短期内根本无法凑齐,她这是想为难他?

男人眸色深沉:“第二个条件呢?”

“我要陆晚晚扫医院厕所三个月,希望洁厕灵的味道,能让她的嘴巴也干净一点。”

“第三个愿望我还没想好,等我想到再提。”沈风华勾勾唇角,颇为好心的提醒,“战先生也可以拒绝,我不会介意的。”

说罢,她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。

她可不是圣母,机会也给了,就看男人给不给力了。

继续阅读

书友评论

  1. 故事中有一些不可预测的情节,让你不得不一直读下去。最后,你会惊喜于作者的设定和结局。

    书友481
  2. 这部小说是我从没想过要的,但是读了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在等它。

    书友480
  3. 小说的语言简洁明快,节奏感强,读起来非常流畅。

    书友479
  4. 此书小心翼翼地用字,用笔勾勒出了那个时代独特的气息,让读者回溯历史。文字间流淌出来的情感是那样的真挚,让人心灵为之颤动,感觉到自己成长起来。

    书友478
  5. 每页都给我惊喜,惊到我没法寝食。

    书友477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