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6小说网 www.hzyx006.com

叶乔斐《作者暖阳 小说》最新章节阅读_(叶乔斐)热门小说

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不喜暖阳写的《刚刚出狱,就被千亿总裁拐进民政局》,主角是叶乔斐。主要讲述了:大新闻!叶家的大小姐叶乔斐出狱了? 传闻里,她是不受家里待见的村姑一个, 不仅无才无艺,还惨遭龚家的嫌弃退婚。 暗地里,她却是监狱里神一样的存在, 就连监狱长见了她都要鞠躬敬礼! 第一次和傅北墨见面时,她是矫勇的车神, 第二次见面时,她是活死人药白骨的神医, 第三次见面,傅北墨直接缠上门求婚。 婚后,当叶乔斐马甲接连掉落,绿茶渣男目瞪口呆。 唯有傅北墨的嘴角带着一丝得逞,将小娇妻搂入怀。 “宝贝儿,你的马甲这么多,介不介意再多一个?做我孩子他妈。”…

《作者暖阳 小说》精彩章节试读

点击阅读全文

初晨,大地朦朦胧胧的,东边的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。

此刻,监狱门口,所有狱警整齐地站成两排,神色毕恭毕敬。

“吱呀”一声,生锈的铁门被缓缓打开。

身材纤细的女孩儿走了出来,身上一件破旧T恤和牛仔裤,一张巴掌大的脸却美艳白皙。

她抬眸望了眼湛蓝的天空,满目感慨。

五年了,她终于出来了!

叶乔斐拍了拍监狱长的肩膀:“我走了,你们保重!”

说完,就不再回头地往外面走去。

所有人神情殷切地目送着她离开,并对她行了个大大的军礼。

叶乔斐刚出门,就看到了停在不远处的黑色宝马。

她望过去,管家林婶满目烦躁地坐在车内,见到她出来,才不情不愿地下了车。

“大小姐,你能不能走快点,我都等了你快半个小时了!”林婶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差。

闻言,叶乔斐嗤笑了声,并未作答,直接开门上了副驾。

车很快就开启,叶乔斐眼神冰冷地看着慢慢倒退的监狱大门。

在她十八岁生日的那天,有人告诉她,她的亲生父母找到她了。

她被满怀欣喜地接回“家”,却看见父母忙着照顾穿着公主裙的叶婉婉。

他们嫌弃她是在庄园长大的乡下丫头丢人现眼,所以她为了得到父母的肯定,一直在不断努力。

只是,无论她多么优秀,父母的眼里始终只有叶婉婉!

再后来,她被叶婉婉和龚修诚设计谋害,被做为替罪羊为龚修诚顶包入狱,叶家的人更加瞧不起她这个土包子!

叶乔斐手紧了紧,压下心中强烈的恨意。

上了车之后,林婶坐在叶乔斐身边,眼神有意无意往她身上瞟。

想到刚才叶乔斐给她使脸色,林婶哧了声:“终究是庄园长大的野丫头,没教养。”

叶乔斐知道林婶在叶家待得久,心有傲气,跟她的父母一样瞧不起她。

她冰冷的眸子凝视着林嫂:“你就是这样跟主子说话的?就算我坐过牢又如何,再不济,我也是叶家的大小姐!而你作为叶家的仆人,对自家小姐指手画脚,出言不逊,这件事要是传出去,你觉得自己还能继续待在叶家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林婶的脸色瞬间垮下。

之前那个唯唯诺诺的叶乔斐,怎么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?

叶乔斐淡淡收回视线:“怎么,林婶还想教训我不成?”

“你!”

林婶气极,正想反驳,却被叶乔斐一记冷眼吓了一跳,一时不敢出声。

她咬了咬牙,把呼之欲出的气愤咽回了肚子里。

心想着回去之后,一定要让老爷和夫人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野丫头。

就在这时候。

不远处的山洞中冲出一辆加长版林肯,司机吓了一跳,猛地踩下急刹车,头部直接撞击到方向盘上。

林婶没坐稳,差点从座位上摔下去,气得她尖声骂骂咧咧:“狗东西,你怎么开的车!”

看见司机趴在方向盘上,叶乔斐察觉不对劲:“闭嘴!”

她急忙打开车门进入副驾驶座查看司机的情况,只见司机红着眼眶,张着嘴急促呼吸。

叶乔斐连忙拿出一粒急救药丸塞进司机嘴里:“把药吞了,你去副驾驶,我来开车。”

后座的林婶听言,又控制不住嘴巴质疑叶乔斐:“就你?你一个野丫头,会开车?”

叶乔斐回头,用警告的眼神看了林嫂一眼:“看来林婶的嘴巴是不想要了,需不需要我帮你割掉?”

此言一出,林婶似乎是被震慑到,乖乖的闭上了嘴。

和司机换了个座位后,叶乔斐启动车子,转动方向盘在山路行驶。

正当车子开到崎岖路段时,两辆轿车“嗖”的一下从山洞冲出,直逼叶乔斐所在的车子。

叶乔斐眼底一惊,眼看这辆轿车就要撞上他们,她灵活的转动方向盘,车子极速打了个弯,避开这两辆追逐的车,差点掉落山崖。

车轮子正好卡在山路的边缘,叶乔斐猛踩油门,从死神的边缘逃离。

她呼了口气,幸好,有惊无险。

林婶吓得不轻,整张脸涨成青色,她拍着心脏,忍不住怪罪道:“有你这么开车的吗!”

声音尖锐刺耳,叶乔斐不悦蹙眉,她回眸,红唇勾起讥讽:“要不是我,林婶认为自己还有命说话吗?”

与此同时,刚才驶过的加长版林肯里。

后座坐着的男人幽暗阴鸷的双眸弥漫着铺天盖地的阴霾,希腊式的鼻梁高婷,刀薄的唇毫无血色。

俊颜孤傲,忧郁深冷。

而他身上的黑色西装被血液浸湿,修长的手指淌着干涸的红色,车子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。

见后视镜照着的只有车后的景色,傅北墨紧绷着的神经有了些缓和。

看来,那些人因为那辆突如其来的车,跟丢了。

傅北墨眼底闪过一丝狠厉,薄唇轻启:“回去之后,查查追杀我们的人是谁。”

“好的傅总。”助理点头应下。

像是想到了什么,傅北墨又补了句:“再查查那辆突然出现的车。”

“是!”

傅北墨幽暗的眸子闪了闪,刚才那辆突然出现的车,在他的意料之外。

驾驶座上的那个女人神情谨慎,眸色认真,双手灵活的旋转着方向盘躲过迅猛的轿车。

车技倒是挺不错。

助理看了眼后视镜,看见自家老大的嘴角上扬,不禁愣了愣。

什么情况?!

是他看错了吗?

商业圈顶端叱咤风云,冷血薄情的傅氏集团总裁,傅北墨!

他那个万年冰山冷脸的老大,竟然笑了?

“傅总,您是在笑吗?”终究是没抵过好奇心,助理忍不住开口询问。

闻言,傅北墨嘴角的弧度消失不见,他视线骤冷,眼神如刀子般射了过去。

助理浑身起了鸡皮疙瘩,乖乖闭上嘴,继续开车。

……

豪车缓缓停在叶家门口,叶乔斐刚走到别墅大门,便听见客厅内传出欢声笑语。

“婉儿,你嫁到龚家要是受了委屈,打个电话告诉妈,妈一定去为你主持公道!”

沙发上,一个贵妇气质的女人正抚摸着身穿白色淑女裙的叶婉婉的手背。

只见叶婉婉害羞的低了低头:“修诚哥哥不会让我受委屈的。”

“你这孩子,还没嫁进龚家呢,胳膊就往外拐了。”

看着亲昵的母女两人,一旁的叶崇海悠悠抽着雪茄,缓吐烟雾:“今天是斐斐出狱的日子。”

听见这个名字,黄娟和叶婉婉脸色突变。

2.

黄娟像是听见了什么脏东西似的神情嫌恶:“好好的提那个扫把星干什么,我们叶家的颜面都被她丢光了。”

说完,黄娟宠溺地看着叶婉婉,话却是对叶崇海说:“崇海,你可千万别让她去婉儿的婚宴丢人现眼。”

“妈,姐姐只是羡慕我太优秀,嫉妒修诚哥哥喜欢我,您别怪她。”叶婉婉眨着无辜的眼睛,一下子戳中了黄娟的心。

这时,门口一声嗤笑引起他们的注意。

叶乔斐勾着嘲讽,气势冰冷,眸露寒芒:“既然觉得我丢人,又何必接我回来?”

闻言,黄娟眼神心虚的闪了闪,但很快,她又硬气起来:“这就是你和我们说话的态度?”

一旁的叶崇海扫了眼叶乔斐身上的衣服,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嫌弃:“斐斐,你身为叶家的千金大小姐,怎么一点都不注意仪容仪表?能不能学学你妹妹?”

“学她做什么?”叶乔斐不怒反笑,戏谑的反问他,“学她勾引姐姐喜欢的男人?”

此言一出,三人色变。

叶崇海轻咳了声,他拿出一张黑卡:“去买点衣服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虐待你。”

“给她钱做什么,婉儿有那么多衣服不要,给她穿不是正好?”

叶乔斐侧眸,冷厉的眼神吓了黄娟一跳,清冷的声音响起:“她的东西太脏,我怕不小心碰到,会过敏。”

叶婉婉嘴角温柔的笑容僵了僵,随后,她楚楚可怜的看着叶乔斐,“姐姐,我做错了什么,你要这么说我?”

“你做错的事,多着。”叶乔斐靠近叶婉婉耳边笑靥如花,像朵盛放的黑色罂粟,“你现在所拥有的东西,我会一点,一点的,拿回来!”

对上叶乔斐充满凉意的双眸,叶婉婉怔了怔,她怎么感觉,叶乔斐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?

她轻哼了声,不以为然,叶乔斐也不急。

她有的是时间,让他们付出代价!

“不是在筹备婚礼,怎么不继续了?”叶乔斐似笑非笑,黄娟气得身体颤抖。

叶崇海自知是他们亏欠了叶乔斐,他派人调查过,那件事与叶乔斐无关,她是去替罪的。

不过没关系,只要婉儿能够平平安安的就好了,至于叶乔斐,多给点钱打发就行。

“斐斐,少说几句。”叶崇海沉声道。

叶乔斐冷冷瞥了眼这个伪君子。

她嘲讽地笑了声,转身,径直离开叶家。

拿了叶崇海给的卡,她打算“好好的”给自己置办一番。

叶乔斐嘴角微微上扬,拦下一辆出租车,不一会儿便到了家高级商场。

她迈着猫步直接上了顶楼,刚从电梯间出来就迎面遇见了龚修诚。

男人的刘海根根分明,五官精致,皮肤白皙,鼻子上顶着一副金框眼镜。

五年不见,他依旧是那副“温润”的模样,五年前,叶乔斐就是被他这样的外表骗了。

一直到入狱之后,叶乔斐才知道,他所谓的好,全部都是装出来的。

两个人对视着,龚修诚眼神不屑:“叶乔斐,你出狱了?坐牢的感觉,如何?”

“怎么?龚先生想试试?我不介意把当年的证据送到法院,再加上让人顶罪的罪名,你这一辈子,都不用出来了。”叶乔斐冷笑。

龚修诚脸色变了变,他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与从前大不相同的女人,咬牙道:“叶乔斐,你敢?”

“我有什么不敢的?”叶乔斐戏谑的凑近他,挥了挥拳头,“还是说,龚先生想试试我的拳头?”

眼前的女人虽然一身素衣,一张脸却美得像只妖精。

见她挥动的拳头时,龚修诚忍不住回想起叶乔斐一拳打翻一个男人的场景,他吞了吞口水,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识相点,以后不要再招惹我!”落下这话,叶乔斐头也不抬地离开了。

商场二楼,身材修长的男人斜着身子,微靠在围栏上,一双鹰眸盯着不远处与人争吵的女人。

看着女人那张眉飞色舞的脸,傅北墨那张万年冰山脸,不知不觉的融化了。

傅北墨饶有兴致地翻了翻手中的资料。

资料的左上角,赫然印着叶乔斐的个人证件照。

叶家大小姐,叶乔斐,23岁,高中学历,坐牢五年,刚刑满释放。

傅北墨盯着资料,鹰眸微眯,今天他来商场洽谈业务,没想到会遇到她。

还真是巧。

就在他将视线投射到女人离开的背景时,手机突然响了。

傅北墨接通电话。

“总裁,董事长又犯病了,您要是有空,就回来看看吧。”

听言,傅北墨神色忧愁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他挂断电话后转身离开,同时拨通了助理的电话。

“傅总,您有何吩咐?”电话很快接通。

“去暗网发悬赏,只要是能治好董事长的病的人,条件任意开。”傅北墨沉声道。

一听是董事长又犯病,助理不敢耽搁:“我这就去办。”

与此同时。

叶乔斐随意买了几件衣服后回到叶家。

偌大的别墅里空无一人,叶乔斐无声的笑了笑,很显然,他们是去龚家了。

她回到房间拿出手机,输入密码,小巧精致的手机立刻变换成一台迷你电脑。

叶乔斐按下投屏键的瞬间,暗网的对话框里弹出了一条又一条的信息。

“乔老大,今年的柔道国际大赛您还参加吗?”

“斐斐,我想请你设计一套首饰,条件随你开。”

“Y神医,您上次给我开的那个药方很有效,什么时候方便来府上一聚?”

“……”

对于这些信息,叶乔斐习以为常,以她的能力,不愁找不到活干。

但她现在留有案底,不能在明面上引起别人的注意,要复仇,还需要一步步收集证据。

突然,一条强制置顶的信息吸引叶乔斐注意。

“傅氏集团紧急寻找神医,条件任开。”

她知道,傅氏在这个城市是只手遮天的存在,若是傅氏能够和她做一笔交易……

心想着,叶乔斐直接按下“接单”二字。

殊不知,她这一按,直接让整个暗网炸开了锅。

继续阅读

书友评论

  1. 作者所描绘的场景,让我感觉自己置身其中,有点晕。

    书友413
  2. 这本书教会我如何在生活中接受失败与挫折,坦然面对人生。

    书友412
  3. 小说情节曲折多变,让人充满期待,不禁想一口气读完。

    书友411
  4. 作者的描写能力非常出色,让人想象力发挥到了极致。

    书友410
0